不对称性、复杂性、不确定性意味着什么

  《爆裂》未来社会的9大生存原则(美) 伊藤穰一 杰夫·豪 著张 培 吴建英 周卓斌 译中信出版集团2017年9月出版

  从音乐、阅读、电影,再到人工智能和各类识别技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堪称“创新”的代名词。近年来,其技术及衍生项目已覆盖了全世界超过80%的互联网生活。实验室不仅集结了世界各地的“疯子”和创造性人才,还创造出许多影响世界的颠覆性技术,在诸如可穿戴技术、人机交互、情感计算、3D打印、编程教育等领域不断推出突破性成果。该实验室主任伊藤穰一则是这群“疯子”的领头人。毫不夸张地说,伊藤穰一每次开口讲话或发布新研究成果,全世界精英都会侧耳倾听。这不,这本伊藤与《连线》杂志特约编辑杰夫·豪合著的包含了颇多非凡现代科技案例研究、前沿研究和哲学理念的《爆裂:未来社会的9大生存原则》便让太多人竖起了耳朵。

  从未来社会的“不对称性、复杂性、不确定性”出发,伊藤穰一认定,技术不论好坏,都将重塑未来社会生态和人们的生活思维方式,那些遵循科技逻辑(或称“互联网思维”)的人,那些意识到我们正踏入一个被新规则、新科技、新思维掌控的新社会的人,都将在新的经济社会里抢占先机:“核裂变代表着人类最激动人心的成就,同时也给人类这个物种的生存带来了最严峻的挑战”。由此,他用“爆裂”思维方式总结出当下乃至未来网络经济环境发展的新规律和新原则。

  第一条原则:“涌现优于权威。”自然界中蚁群、鱼群、鸟群、蝗虫都显现出了“涌现”的内在特质。一元组织拥有比个体强大得多的能力和智慧:蚁群知道附近有没有食物,何时采取躲避动作,需要出动多少蚂蚁去寻找当天的食物或抵御攻击。人类大脑也是如此,以正确的方式将不太复杂的部分相互连成网络,便可涌现思考和意识。互联网时代为“涌现”提供了更多可能:大众声音能被倾听、被传递,推动了更多人参与讨论、思考和协作,过去建立的权威可能随时会瓦解,从权威到“涌现”的转变正改变着很多机构的未来,它将催生新智慧,推动重塑未来社会。从《不列颠百科全书》到维基百科便是这一转型阶段的绝佳例证。

  第二条原则:“拉力优于推力。”所谓“推力”,指企业或组织用各种方式推销给你的东西;而所谓“拉力”就是自己有需求而主动获取。在互联网时代,分布式的、来自底部的主动需求,要比从上推下来的东西更有价值。对企业家来说,“拉力”战略利用创新带来的低成本,使沟通交流、原形设计、资金筹集和新的学习方法成为可能。因为“拉力”战略可从表面上改变整个行业的供应。该战略背后的逻辑是,在“需求”出现前,根本就不该存在“供给”。信息和指令从权力中心推向边缘,资源将被“拉”到需要的地方,世界将从“资源储存”向“资源流动”转变。

  第三条原则:“指南针优于地图。”地图意味着掌握详细的地形信息及最佳路径;相比而言,指南针是更灵活的工具,需要使用者发挥创造性和自主性找到自己的道路。“指南针优于地图”战略不仅可让创新者在探索新理念的同时不偏离目标,还可帮助学习者从全局角度出发理解遇到的难题。面对障碍时,携带指南针的创新者可借此导航绕过障碍,而不需回到原点重新规划路线。这样他们不仅可以快速改变方向,还可以省下时间和成本,不用为了应对众多无法预见的突发情况而制订若干计划。“指南针”的指向使每个团队和个人在拥有身份认同感和工作目标的同时,不会忽略其背后的多样性。

  第四条原则:“风险优于安全。”随着创新成本降低,风险性质也在改变。应对未来,新规则是要求人们拥抱风险,这是在互联网时代一种更为灵活的思维和运行方式。伊藤穰一以一家公司曾就是否向一个项目投资60万美元进行可行性研究,这家公司僵化的程序及未能拥抱风险,导致其用价值300万美元的“理论”换回了价值60万美元的“事实”。随着创新速度不断加快,要求创新者和投资者权衡现在就做某事的成本与考虑此后做某事的成本,那些能最深刻地理解这个等式的人将会最终获胜。即使如脸谱网和谷歌这样的公司,也都曾利用风险让自身保持灵活性和弹性,并随着环境的改变而改变战略和主打产品。

  第五条原则:“违抗优于服从。”伊藤穰一以“20世纪初杜邦公司发明尼龙”的故事说明违抗的内在重要性:卡罗瑟斯的老板斯泰恩给予科学家足够的自由做研究。但是,后来的老板博尔顿要求大家研究能赚钱的东西,所幸卡罗瑟斯仍继续专注于自己的兴趣,并利用自由研究时期积累的科研成果,最终发明了尼龙。“没有人是靠别人告诉他怎么做而赢得诺贝尔奖的”,没有违抗就没有大发明,因为创造力需要摆脱束缚,这其实就是在违抗那些出于善意的(和不那么善意的)管理者的意愿。

  社会和学术机构一般倾向于遵守规则,远离混乱。这个过程扼杀了“叛逆精神”,也扼杀了创造力、灵活性和富有成效的改变。对此,本书以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为例指出:“作为每年需要通过影响力和重大突破来衡量成功与否的机构,尤其需要这样一种文化和系统,接受并鼓励违抗,要把差异和批评视为生态系统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在两位作者看来,“强有力的叛逆”是任何健康民主、任何持续自我纠错和创新的开放社会必不可少的因素。

  第六条原则:“实践优于理论。”这意味着人们要意识到,在节奏快变成新常态的未来,等待和计划的成本要比先实践后随机应对更高。互联网时代,有的公司欢迎甚至鼓励失败。“大胆创新,大胆试错”,商界一般都把新尝试带来的“失败”看作一次廉价的学习机会。例如,当杜邦工程师在华盛顿州的汉福德区设计世界第一个全尺寸钚生产反应堆——B反应堆时,一同工作的物理学家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坚持设计那么多规划图,为什么要预留那么多余地以免设计失误。恩里科·费米对杜邦公司化学工程师格里纳沃特说:“你们应该尽可能快地搭建好设施,走捷径,让其运转。一旦发现它不能运转,在找到原因后,再建一个可以运转的。”涉及核反应堆建设时,没人想走捷径。费米的建议实际上就是应用“实践”优于“理论”原则,即便涉及的项目非常关键又非常危险。

  第七条原则:“多样性优于能力。”传统的管理实践经常会在“谁最适合做哪项任务”上大错特错。至少在纳米生物技术领域,将人才与任务匹配的最佳方式并非是让学历最高的人承担最困难的任务,而是要观察成千上万民众的行为,并确定谁最具备完成该项任务所需的潜质。因此,自我复制是高能力的天性,而领域差异则往往使外行人更能解决一些难题。“多样性不仅仅是个基本准则,或者某些人力资源演示文稿中无关紧要的要点,它更是一个聪明的战略”。

  第八条原则:“韧性优于力量。”飓风肆虐时,钢铁般结实的橡树被连根拔起,而柔软、极具韧性的芦苇弯下了腰,待飓风过后又迅速生长。在对抗的过程中,橡树注定失败。通常而言,大公司就像橡树,自身变得强大以抵御失败。他们储备资源,实施层级管理、僵化的发展模式和五年计划,旨在使自身免于混乱。然而,为了保护网络安全,战无不胜的防线是灾难性的幻想,不断改变的、无法预测的防御措施才具有有效的防护力。

  第九条原则:“系统优于个体。”负责任的创新不只需要速度和效率,也要持续关注新技术带来的整体影响,理解人、社区和环境之间的关系。例如,谷歌在介绍其无人驾驶汽车时,强调汽车只是个“个体”,驾驶汽车的人工智能是“系统”,只不过无缝衔接融入了其他所接触的系统。正因为如此,传感器和软件都设计成能处理现有的道路设施情况,解决比如醉驾和帮助行动不便者驾车等共同问题。基于“个体”的方法设计无人驾驶汽车,得到的至多是昂贵的玩具,或被设计成能使车企利润最大化的货运汽车。而谷歌利用基于“系统”方法,则是旨在为人们的生活带来真正的变化。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乔布斯当年建议用户可贡献自己的想法,之后又进一步发展成为共同设计,即邀请用户成为设计者。小米科技倡导的“和用户做朋友”和“互动营销”等也都是这样的经典案例。这样的共同设计激发用户自发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案,增加了个性化定制的可行性。

  在伊藤穰一和杰夫·豪看来,世界正处在根本结构性变革中。人类从根本上来说是具有适应性的。只是我们创造的社会更重视生产力而非适应性。这些原则将有助于让各位做好准备,变得更灵活,能学习新的角色,并在不再管用的时候将之抛弃。“当我们为追求速度放弃跑鞋选择超音速飞机时,如果社会能经受住最初的爆击,我们可能依然发现,这架飞机上的风景正是我们所一直追寻的。”

  美国科幻作家威廉·吉布森曾说:“未来已来,只是尚未流行。”把脉未来社会,既要知识,又要智慧。显然,不能等其“流行”之后才开始认真审视和反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